十四、和爸爸在一起的日子

 

你使我的年日窄如手掌。我一生的年数,在你面前如同无有。

- 诗篇39:5
 

找到安息日教会后,我有好几次得到稳定工作的机会。一次是在深埕教小孩子;另一次是在湖南的新天地学校教书;还有一次是在广东佛山一个疗养院工作。但由于种种原因,我最终都没有接受。

也许是我不懂得与人相处,也许是我生性喜欢流浪,害怕稳定的生活……每当我想到要把自己的命运和一个机构长期地绑在一起的时候,我就感到一种恐惧。另外,我常有些新奇的想法,却又不懂得怎样让别人理解和接受,结果常 把自己弄得很孤立,这也使我不愿久留人群之中。

这几年来,多少次,爸爸欢欢喜喜地送我出家门,千叮咛万嘱咐,希望我能就此踏上正路,有份稳定的工作,过上安稳的生活,不再四处流浪,可是没过多久,我又要回来。没办法,爸爸只好来接我,用他那辆和妹妹同龄的28寸自行车把我的行李驮回家。虽然爸爸一句责备的话也没有说,但每次走在爸爸身旁,看到他的脸因失望而显得苍老, 深夜醒来,听到爸爸在床上沉重的叹息声,我就感到心痛和内疚。一次又一次的,我觉得自己就好象《野生的爱尔莎》中那头狮子,被乔依放回丛林,却又遍体鳞伤、饥肠辘辘地跑回来。唉,什么时候我才能不让爸爸为我操心呢?

虽然我让爸爸感到失望和担忧,但每次回到家中,爸爸总是悉心照顾我,想办法使我恢复体力和信心,准备再次出去拼搏。这些和爸爸在一起的日子,使我与爸爸之间的感情变得亲密深厚起来。

那些日子是多么清静而又充实啊。白天的时候,我和爸爸总是各自埋头写作。有时我们也做一些讨论,或是去图书馆借书。有时,我们还会出去散步、画画。晚上吃完饭,我们通常先出去散步,然后回到家中一起读书和讨论。两年来,我们读了不少好书,使我们受益非浅。我常想,有什么能比全家人一起读书更温馨而有益的消磨夜晚的方法呢?读完书,我和爸爸总要一起跪下祷告后才各自回房休息。预备日,我们总是花半天的时间打扫卫生,洗澡更衣,把一切收拾得干干净净迎接安息日。

安息日,我们有时去城里的教堂聚会。但更多的时候,我们因为怕挤公共汽车,就在家里过安息日。有时,在附近工作的表妹也会来加入我们。我们上午在家唱诗、祷告、读书、讨论,到十一点,就出去在校园里散散步,然后回来吃午饭。我们喜欢在主楼前的林荫道上散步,那条路的两旁长着高大的南洋葵、棕榈树和一些低矮的灌木,简直就象热带雨林似的。主楼前长着好几株高大挺拔的雪杉和许多青翠的柏树,附近的鱼塘边则种着许多荔枝树和美人蕉。我们也喜欢绕着湿地公园走,在木板桥上寻找野鸭妈妈和小野鸭们的影踪。那里还时常有白鹭和一些我们叫不出名字的水鸟出没。 两边长着白玉兰树的校园主道两旁是鱼塘和水渠。夏天的时候,水渠的一头长着许多清香的荷花和茂密的荷叶。在一口鱼塘的一角,水面上浮着白色、黄色、粉色、兰色和浅紫色的睡莲,好看极了。

下午睡足了觉,我们又出去散步,这一次走得比较远。有时,我们去爬北区的小山。小山上长着许多台湾相思树和木麻黄,还铺着石阶和石径,清幽安静,是我们安息日散步常去的地方。有时,我们沿着山边的小路一直走到乌龙江边。乌龙江边有花圃,还有长着龙眼树和橄榄树的果园。有一次,爸爸、表妹和我带了本《深入非洲三万里》和三只苹果,穿过果园,来到乌龙江和闽江分叉处的沙滩。我们一边欣赏着缓缓流动的江水和对岸的青山,一边轮流读着书。读完了书,再在微微的江风中享受我们的苹果。记得江水不断地上涨,我们不得不换了好几次位置。那是多么宁静可爱的安息日啊!

我从佛山回来后,就着手编写《菜园里的学问》。一开始爸爸并不怎么感兴趣。但听我常在吃饭的时候讲写作心得和收集到的有趣资料,又看到我在阳台上很认真筛土 撒种,爸爸也越来越感兴趣了。他和我一起做土壤实验,还跟我讨论实验的结果;我们一次又一次地去附近的山上挖腐殖土,装在塑料袋里搬回家做实验。

爸爸本来自己也在忙着写东西,可是当他看到我需要资料时,就去图书馆借了好多书回来给我看;后来,他看到我精力不够用,又帮我整理资料写了一些内容,花去他许多时间。我常把我所写的给爸爸看,请他给我提意见。爸爸总是很认真地 看,并给我很好的建议。有时,虽然爸爸的建议很好,我却一时不能接受 ,还跟他争论起来,他也不生气,只是仍然坚持。后来,我才发现自己错了,非常感谢爸爸的认真和坦诚。

编写园艺书使我们懂得了物候是大自然的年历。以前我们从不注意青蛙是什么时候开始叫的,柳树是什么时候长叶和飘絮的,桃花和杜鹃花是什么时候盛开的。此后,我们每次出去散步,爸爸总会提醒我去注意这些,并把它们记录下来。记得那年春天,有两个星期之久,因为下雨我们不能出去散步。等天气放晴,我们终于能出去散步时,我们多么惊讶地发现,光秃的柳条上已经长出了新叶,而桃花则已经开得满树都是了。这一年,我的笔记本上记录着水杉发芽的时间,玉兰盛开的时间,青蛙初鸣的日期,桃树开花的日子,还有柳树飞絮的时间,布谷鸟初啼的日期,等等等等。

我们每次出去散步时也开始留意识别我们所看到的植物。有一次,我们从一个苗圃经过,看到里面的垃圾堆旁长着许多叶子圆圆的、开着红色和橙色小花的植物,简直跟书上画的旱金莲一模一样。我们拔了几棵回去种。过了些日子,我们又回来收集了许多种子。四月里,我们走过食品科学系前面时,发现那里长着一棵茂盛的灌木,白色的小花 开了满树,发出浓郁的、香甜的气味。我们一直不知道那是什么植物,后来终于查到那是一种叫海桐的植物。我们还在附近,发现一种竹子,竹杆是黄色的,上面有一道道笔直的绿色条纹。一开始,我们以为那是人们用油漆刷上去的,后来爸爸注意到它们的根部、甚至新长出的笋上也有绿色的条纹,才知道那条纹是天然的。过了很久,我才查到那种竹子叫金丝竹。在植物研究所里,我们看到许多种在花盆里的花。有一种齐膝高, 开着轻盈娇嫩的粉色、紫红色、浅紫色、水红色的花,原来这就是矮牵牛。还有一种叶子很大的菊科类植物,开着深浅不一的红色和紫色花,那是瓜叶菊。有一种花象极了小时候手工课上做的铅笔花,有红色的、紫色的,那是 美国石竹,和康乃馨是同一类植物。 在乌龙江边的花圃里,我们看到一种爬藤植物,它的花构造奇特极了,雄蕊好象折叠起来的青蛙腿用橡皮筋连在花上,用手碰一碰还可以转动!爸爸告诉我那是西番莲。校园里的许多植物上挂有小牌子,上面 印着植物的简介。我们去散步时,常去看这些小牌子,因此也认识了一些植物。

我们小小的阳台上种着许多花草:有玫瑰、茉莉、百合、薄荷、尼罗草、芦荟、九里香、日本栀子,还有不同颜色的马丹缨。玫瑰、九里香和栀子是我从乌龙江边的花圃里买来的,茉莉、百合和薄荷则是农大里几个信主的小兄弟给我们的。它们都在爸爸的照料下欣欣生长。玫瑰原来只有三株,一株水红色的,一株紫红色的,一株黄色的。后来爸爸插扦又繁殖出好几盆。爸爸也把芦荟分植了一盆又一盆,直到阳台再也摆不下为止。夏天的时候,我们的芦荟长得 飞快,我们不得不每天割下一棵。我们把割下的芦荟剖开,将里面粘滑的叶肉刮下拌蜂蜜吃,把表皮拿来涂在脸上和头发上。自从我开始编写园艺书后, 阳台上又多了我用购物袋和大塑料盒种的小白菜、菠菜和生菜,还有好几袋我和爸爸从外面运回来的腐殖土、落叶、树皮、卵石、干草,以及几袋我们试图用塑料袋做的堆肥。

以前,我总觉得爸爸是一个庸俗的人,头脑里都是世俗的观念,觉得他没有主见、优柔寡断,不像妈妈那样坚定果敢,充满激情和理想。但这两年和爸爸生活在一起,才真正了解爸爸是一个怎样的人。

我发现爸爸是一个心地宽厚、包容别人的人。我在非洲花了爸爸许多的钱,还害得妈妈和妹妹离开他,但当我一文不名地回到家中时,爸爸却仍好好地接待我,并且悉心照顾我。不但如此,他还尽量为我创造条件,让我学习画画,时常陪我出去写生,使我对生活恢复热情和信心。这几年来,每次我从外面垂头丧气地回到家中,爸爸虽然心里觉得失望,却仍尽 力照顾和鼓励我,帮助我重整旗鼓。在家时,我常不感觉爸爸的支持给我带来的力量和信心,直到我又到外面独自漂泊了,才深深地感到我是多么需要爸爸的支持!爸爸不但对我这样宽厚、包容,对别的有追求却处于潦倒彷徨之中的年轻人也乐于帮助。他说,年轻人探索人生的道路不容易,不应该太计较他们的过错,而当尽可能给予帮助和鼓励。

爸爸常常多为别人考虑,甚至甘愿牺牲自己去成全别人的梦想。我们家只有一台电脑,我和爸爸都要用。爸爸总是问我要上午用还是下午用,我上午精神好,所以上午总是归我用,到了下午才给爸爸用。不但在电脑上是这样,在许多其它的事情上,爸爸也总是先考虑我的需要和喜好,然后才考虑到他自己。“我怎样不要紧。”他常这样说。“能帮助别人实现一个美好的梦想也是很幸福的。”他 也曾这样说过。无论我是想画画,还是想写书,还是 想做园艺实验,或是做别的尝试,爸爸都是尽可能地为我创造条件,帮助和鼓励我实现梦想。记得有一次,我忽然想自己贴广告去收学生学画画。我画了几张广告,都是爸爸陪我去一一张贴的 ,结果却没有一个人来报名。我常把我写的东西给爸爸看,请他给我提意见,爸爸总是很认真地看,并给我许多好建议。可是,当爸爸给我看他写的东西时,我却表现出不耐烦 !只是爸爸并不跟我计较。当我离家独自一人时,我常苦于不能把自己的想法付诸实现,这时才发现爸爸的陪伴和鼓励对我是多么重要。有时,我也会出于好心想帮助别人实现他们的梦想,但我发现要真正能帮助到别人真不容易,需要付出许多时间和心血,并要牺牲自己许多的安宁和舒服, 每当我因怕麻烦放弃帮助别人时,我才体会到爸爸为我做出的付出和牺牲是多么了不起。

爸爸还是一个谦让的人。在家的时候,每次和爸爸发生争吵后,爸爸虽是长辈,却总是他先做出和好的表示。爸爸常说,一个人心胸不能太狭窄。我出门之前,他总叮嘱我要多谦让别人。“相信我,让别人一点不会有什么损失的。”爸爸说。现在,我越来越体会到他的话多么有智慧。

以前我总觉得爸爸是个优柔寡断的人,现在我才发现其实爸爸只是个慢性子和谨慎而已。他不喜欢做急匆匆和慌慌张张的事,总喜欢预先做好充分的准备,并把时间安排得比较有余地。要是去等车或等人什么的,爸爸总要提前一些时候去,不象我常常迟到。要是家里有客人来的话,爸爸也总是预先买好菜、做好饭,不喜欢象我那样一切都要拖到客人来了再说。爸爸对事情的考虑往往比我周到。在爸爸身边时,他常会提醒我一些我不曾考虑到的细节,当我独自一人时,我常因为不谨慎而得罪别人,或给别人留下不好的印象。

爸爸是个细致的人。从超市里买的小米常夹杂着一些沙子,每次爸爸洗米总能把沙淘得干干净净,可是轮到我洗米的时候,饭里的沙子常把牙齿糁得生疼。爸爸炒芝麻的时候,总是用文火,细心地翻炒,炒出来的芝麻总是香喷喷的。可是我炒芝麻的时候,总是耐不住性子,用很大的火,不是把芝麻炒焦,就是没熟。爸爸总是说我画的画太粗,画得太快了。他常要我画得慢一些,画得细一 点。以前我总是听不进他的话,可是近来,我把以前画的一些画拿出来看,发现确实太粗糙了。现在,我画得更细致一些,色彩就显得更有层次,画面也更丰满了。

2006年,深埕教会邀请了一对美国夫妇来办家庭教育学习班。爸爸和我一起去参加。爸爸很高兴终于能有机会亲自体验深埕的健康生活了。来参加学习班的弟兄姐妹有许多,我这才发现爸爸原来是个很合群的人,在人群中他显得温文尔雅,又愉快又风趣。看到别人都那么喜欢爸爸,说他又开朗又有趣,我 也觉得很骄傲和幸福。

爸爸常有好的注意。有一次,一袋黄豆长虫了,爸爸舍不得扔掉,就把它们煮了,给阳台上的三盆玫瑰每盆埋了一把。结果三株玫瑰发疯似的开花。水红色的玫瑰开了一树又一树芬芳扑鼻的小花,黄色的玫瑰花虽不多,却开得象碗那么大,紫红色的玫瑰花瓣重重叠叠,包得紧紧的,直到凋谢时,还不能把所有的花瓣完全展开。 从此,我们常用黄豆做肥料,它又有营养,又不会臭。爸爸的医疗卡每个月可以买七十元钱的药,由于现在我们不吃药了,我劝爸爸不要再买药回来了。后来,爸爸灵机一动, 每个月用医疗卡去药店买许多蜂蜜、花粉、山药片、芡实等天然补品回来,让他的卡派上了很好的用场。

爸爸还是个很有美感的人。我相信我对写作和绘画的爱好都是从爸爸遗传的。小的时候,妈妈给我们做衣服用的布料,还有我们家的窗帘布,都是爸爸上街买的,花色都非常素雅大方。我画画时,爸爸总能给我提一些很好的意见。记得,最后一次离家之前,紫红色的玫瑰在同 一枝上开了四朵花。爸爸说很难得,一直叫我把它们画下来,我却懒得去画。后来谢了一朵,只有三朵了。一天上午,爸爸又叫我画,还选好了角度,把椅子摆好,催我去画。那天上午,我精神不好,本来不想画,耐不住爸爸一直催我,只好去画了。没想到,画了一会 儿就来精神了,结果把三朵玫瑰都画了下来,而且看上去很不错。构图近乎完美,光感也很好,是我画过的水彩画中,最好的一幅。我想,这是因为爸爸取景取得好的缘故。 过不久,我就离开家了,这幅画也算是我和爸爸在一起的那些日子的一个留念了。

爸爸是个很恋旧的人。他常舍不得把东西扔掉,许多时候,新的已经买来了,可他仍不舍得把旧的扔掉。结果,爸爸学会了修补鞋子、背包和许多其它的东西。我的鞋子脱胶了,本想扔掉,爸爸 却 花许多时间把它们重新粘好。我的画夹背带断了,也是爸爸用万能胶细心地胶好的。甚至,我们的机械式鼠标不灵了,他也很耐心地把它摆弄好,并为此感到骄傲自豪。有一次,我们家的微波炉突然坏了,我不知如何是好。不料爸爸拿出他的小万用表,这里点一点,那里点一点,居然很快就判断出问题在哪里,拿出电烙铁,三下两下就把微波炉修好了。这真让我对爸爸刮目相看!我不知道他从什么时候开始连这么复杂的电器也会修理了!

爸爸还是个非常谦虚好学的人。虽然他已经是七十岁的老人了,但他仍然乐于学习,不断地更新自己的思想和观念。虽然每次爸爸问我的时候,我总是不耐烦,但爸爸还是学会了怎样重装电脑的软件系统,怎样在电脑上编辑文章,怎样上网搜索 资料和收发邮件,以及其它的常用操作。我从深埕回来后,爸爸对健康饮食非常感兴趣。除了马上去超市买回一大堆五谷粗粮、豆类、核果和其它的健康食品外,他还从图书馆借回许多讲论素食、食疗和营养的书切心研究。虽然,福州不象深埕那样各种健康食品应有尽有,爸爸还是因地制宜地制定了一套健康生活的计划,并认真严格地实行起来。

爸爸常说,他从小起接受的是无神论的错误教育,头脑中已经先入为主地接受了许多错误观念,要完全清除这些观念不容易,所以他需要不断地进行知识更新,生命更新。因着他这样的虚心寻求真理,主就大大地祝福他。在采用健康饮食后不到四个月,他的糖尿病、高血压和白内障就都好了。

以前,爸爸确实深受世俗观念的影响。比如,他绝不能接受我和妹妹不去读大学,没有文凭的念头,更不必说去乡下生活,学习种地了。可是,自从我们一起读了《教育论》、《儿童教育指南》、《复临信徒家庭》等书之后,爸爸的观念完全改变了。他常感慨地说,“要是我早一些知道这些真理,我们家现在就不会这样了。”爸爸常觉得因为他观念上的错误,过去曾给妈妈、妹妹和我带来许多痛苦,所以现在总想加倍的补偿。虽然妈妈和妹妹离开他,他却没有 埋怨她们,反而怪自己没有做好丈夫和父亲。

爸爸的悔改是真诚深刻的。他告诉我,他自从得了糖尿病、高血压和白内障,就常感到悲观,后来妈妈和妹妹又离开他,他越发感到孤独痛苦。这时,他把心转向主。有一天,他读到诗篇39篇5节说,“你使我的年日窄如手掌 。我一生的年数,在你面前如同无有。”,感觉这话好象是对他说的。他吓了一跳,想到自己的年日不多了,就求主指教他怎样使用有生不多的时日。从此,他开始天天研读圣经,并把心得认真地写下来。他把经文和心得一遍又一遍地誊写在笔记本和教案纸上,结果连他的书法也变得更加隽秀了。我想,我们能找到安息日教会,也是上帝对爸爸真诚悔改之心的回应吧。

爸爸病蒙主医治后,爱主信主之心大增。现在,他不但非常支持我为主做工,自己也很热心地向认识的人讲他自己的见证,希望别人也能接受福音和健康信息。

想到爸爸一辈子所受的苦,我这么大了仍然让他操心,我祈求主帮助和指教我,使我能够在爸爸有生之年给他带来快乐和安慰,使他和妈妈晚年能够过得幸福快乐。

 

 

上一章

返回目录

下一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