三、不一样的爱

 

天怎样高过地,照样,我的道路高过你们的道路,我的意念高过你们的意念。

- 以赛亚书55:9
 

小的时候,妈妈常对我说:“我对你的爱和你奶奶对你的爱不一样,和你同学父母对他们的爱也不一样。”

我也感到我的爸爸妈妈跟奶奶,还有同学的父母不一样,只是小的时候我并不欣赏爸爸妈妈那样的爱,而更渴望得到奶奶和我同学父母那样的爱。

因为奶奶总是对我有求必应。我想吃零食,她就给我买零食;我想要漂亮的衣服,她就给我买漂亮的衣服;我想要牛皮鞋,她就给我买牛皮鞋。她从来不叫我干活,也不会骂我,批评我。冬天的时候,总是怕我冷着,给我穿很多的衣服,给我盖厚厚的被子,还给我抱火笼。我到父母身边后,每次回去看她,她总会给我预备许多好吃的等我回来吃。

我同学的父母对我同学也是这样。我到同学家做客,看见他们家里有许多漂亮的饼干盒,里面装满精致的奶糖、巧克力、饼干、蛋糕、瓜子等各样的零食。他们的衣柜里有许多漂亮时髦的衣服和鞋子,都是他们自己挑选的。他们的笔盒是塑料双层 的,他们的铅笔是那种花花金金、带橡皮头的,他们的橡皮擦是彩色带香味的。他们小的时候有许多高级的玩具玩,有的女同学家里还有好几个漂亮的大洋娃娃。要是班上组织活动出去玩,他们的父母总是给他们带一大包糖果、饼干、蛋糕 和饮料带去,还给他们许多钱。他们在家里不用干活,他们的父母也不会骂他们,还给他们很多零花钱。

可是我的爸爸妈妈呢?他们从来不给我买零食,也不给我零花钱。我的衣服都是妈妈自己做的,样式简单,布料是厚厚的棉布或是真丝的,洗起来很不容易洗干净。我穿的鞋子不是布鞋就是番皮鞋,土里土气的,而且总是比我的脚长出很多(省得每年都要买新的)。我小的时候,只有一盒积木和一个断了脚的布娃娃玩,还有一套识字画册和几本小儿书。我的笔盒是铁皮的,又小又薄,只有一层。我的铅笔总是朴素的绘图铅笔,没有橡皮头;我的橡皮擦也是绘图橡皮,没有一点香味。每次全班一起出去玩,爸爸妈妈总是给我带一瓶茶水,和他们自己做的包子和茶叶蛋,而且只给我车费的钱。我在家里要帮忙洗菜、洗碗、扫地,还要自己洗衣服和被子。就是这样,还要成天挨妈妈的骂。

所以,小的时候,我总是觉得别人的父母好,我的父母不好,我的父母不爱我。但是当我长大后,回想起做孩子时候的事,却有许多新的发现。

我发现,因为爸爸妈妈不给我买零食吃,所以我离开奶奶到他们身边后胃口就变得非常好。每次吃饭的时候,爸爸妈妈总是把各样的菜分给我一份,饭总是凭我吃,结果我的身体变得很健壮,而且精力充沛。

由于爸爸妈妈不给我零花钱,我就养成不乱花钱和节俭的习惯。而且,我还养成不爱逛商店的习惯。直到今天,我去商店买东西,还是买了需要买的东西就走,不喜欢东逛西逛,要是花了不该花的钱,我也很心疼。

小的时候,我羡慕同学在店里买的衣服。可是,现在我去街上买衣服,发现店里的衣服难得会有我喜欢的。大多数店里卖的衣服款式太复杂,花饰太多,花色也不怎么好看,另外布料大多是化纤的,对皮肤也不好。至今,我家里还保存着几件小时候妈妈给我做的衣服。我突然发现,这些衣服正是我所喜欢的:结实的棉布或是凉爽的丝绸,样式简单朴素,花色和谐大方。

还记得,小的时候,都是爸爸上街买布料,回家拿给妈妈做。爸爸总喜欢买棉布或真丝的布料。现在,我才发现爸爸对布料的花色相当有鉴赏力(我在绘画方面的一点天分大概就是从爸爸那里遗传的)。初中的时候,妈妈给我做了一条真丝的百折裙,当时觉得花太大,颜色也难看,不喜欢穿。可是现在看却觉得那花色既朴素又大方,非常不错。

妈妈还发明了一种夏天在家穿的圆领衫,样式非常简单容易做,穿起来又凉快又舒服。如今,我再看妈妈做的圆领衫,发现它们也很好看呢。

妈妈是个讨厌受束缚的人,所以做的衣服都很宽松。以前,也许现在还是,年轻人都流行穿紧身的衣服,小的时候,我总嫌妈妈做的衣服太宽大,现在我才知道紧身的衣服会防碍呼吸和小孩子身体 的发育。

前两年,有一次我在一家服装店看到一些进口的服装,惊讶的发现那些衣服的款式和妈妈做的衣服很象:百折裙、圆领衫、筒裤、衬衫,样式都很简单,大多也是棉布的,可是一看标价,贵得吓死人。我想,等我自己有了家庭,我也 要象妈妈那样自己给家人做衣服。那时,我的孩子会象我小的时候那样嫌我做的衣服土气吗?

我的父母虽然没有给我买很多玩具,但是每逢周末或是假日,他们总是带我们出去散步。当时,爸爸妈妈教书的大学旁边是华中工学院。那是一所历史悠久的老校,里面花草茵茵,树木葱葱,环境十分优美。爸爸妈妈总喜欢带我们去那里玩。我们总是走路去,并且每次走的路线都不一样。有时,我们是走山路去;有时,我们会穿过一个村子去。

初春的时候,我们走过村旁的田野。那时,田野里还没有播种,长着许多野生的荠菜。我们顺手拔一大袋回去,洗干净、切碎,做成包子,那鲜美的味道我至今还记得。初夏的时候,小山上开满了白花,那是一种长着小刺的植物在开花。我们沿路采撷许多花瓣,带回家和在面里,烤成饼, 又清甜又酥嫩。冬天的时候,我们穿过小村子。村里的几株腊梅正在盛开,空气中飘荡着它们沁人心脾的清香。有时,我们会穿过一片树林。下雪的时候, 树林里非常冷,爸爸告诉我们用力跺着脚走就不会冷了。

有时,爸爸还会从系里借了相机来,带去给我们拍照,然后自己冲洗。今天,家里还保存着一些当年拍的照片,都是黑白的,大小不一,有的是在草坪上,有的在树荫下,有的在雪地里…… 勾起我对儿时无限的回忆。那时我和妹妹都还是孩子,可是现在都已三十多岁了,而爸爸妈妈当时还是三十多岁的年轻人,可现在已是头发花白的老人了。不禁感慨岁月无情,人生短暂……

几乎每一次去华工,我们都会去逛书店。几乎每次逛书店,爸爸妈妈总会给我们添置一、两本书:成语故事、安徒生童话、数学故事、中国古代寓言选、外国童话选,等等。时间久了,我们的藏书就越来越多了。

我和妹妹最喜欢的是小儿书。至今,我们家还有一箱小时候爸爸妈妈给我们买的小儿书呢。也许是因为看了很多小儿书的缘故吧,我和妹妹都很喜欢画画。而我成年了以后,还能重拾儿时的兴趣,开始认真地学习绘画,也是因为随身带了一本心爱的小儿书的缘故。

爸爸妈妈都是爱读书的人,虽然他们在别的方面节俭得近乎吝啬,但在给我们买书方面,却很慷慨。从我学会26个英文字母开始,爸爸就常常给我买英语读物。每次他到城里去,或去外地出差,总不忘记给我带回一、两本英语读物。所以,当我上高中时,书店里有的中小学生英语读物,我家的书架上几乎都有。我爱读故事,每次一拿到新的英语读物,就会坐下来,一口气把它读完。爸爸总是说我这样是囫囵吞枣,习惯不好,可是我实在太想读故事了,也顾不得那么多了。虽然如此,我还是受益非浅。我的英文一直都学在老师前面,而且学得非常轻松。

除了经常带我们去散步外,爸爸妈妈有时也会陪我们玩。记得我读小学的时候,有一次妈妈为我们做了一只风筝。妈妈做风筝很特别。她先在纸上做了一通计算,然后才开始动手做。她用细竹篾搭出框架,然后拿一张爸爸用来画地图的透明描图纸,小心地 剪好、裱在框架上,做成一只方形的、小巧的风筝。接下来,她用纸做成许多纸环,接在一起,作风筝的尾巴。最后,她带我们出去试飞,以便决定风筝的尾巴该有多长。妈妈把纸环拆下又接上,一次又一次地试,直到风筝飞得最稳、最高。我从来没有看见过学校里哪个同学的风筝飞得象我们的那么高!这使我们感到自豪极了。

武汉的夏天非常热,学校的游泳池就在我们家附近。我们几乎每个下午都到泳池里去游泳。游完泳回来,爸爸妈妈常会顺便到隔壁的冰库里,花5分钱、1角前买几块冰砖(那时大家都没有冰箱,都靠学校的冰库供应冰块),回来给我们做冰冻酸梅汤,或是冰冻绿豆汤喝。爸爸说,那比放糖精的冰棒更能消暑。

冬天下过大雪后,爸爸有时会和我们一起在阳台上堆雪人。有一次,我和妹妹堆了一个雪人。我们用碳做它的眼睛,用胡萝卜做鼻子,还在鼻子下挖了一道大大咧咧的嘴巴。爸爸看到了,就把他的鸭舌帽戴在雪人头上。结果帽子戴歪了,可是这样一来,看上去倒活象一个美国佬了!

这些事情现在回想起来,都觉得很有趣。这些点点滴滴的记忆就象千丝万缕一样,把我的心和家人连在一起,使我感到无限温暖……

现在,当我看到许多父母拼命赚钱给孩子花,却没有时间陪孩子说说话,散散步,玩一下的时候;当我看到许多父母给孩子买吃的、买穿的、买玩都非常慷慨,但买书却舍不得拿钱的时候,我就感到自己小的时候是多么幸福和幸运!

每年暑假,爸爸妈妈还会带我们回乡下外婆家度假。一年到头,我和妹妹最盼望的事情就是暑假回外婆家了。但是,那时没有从武汉到老家的直达火车。我们要先从汉口乘船到九江,然后从九江坐火车到南昌,再从南昌坐火车到古田,中途还要在来舟转车。现在想起来,在炎热的夏季做这样 的长途旅行对爸爸妈妈来说是多么辛苦,因为他们不但要挑行李,还要照顾妹妹和我,火车又非常挤。而且,当时爸爸妈妈的工资少得可怜,每年所有的积蓄只够做这趟旅行。但为了我们小孩子,我们一家还是象候鸟一样,每年都要这样千里迢迢地回一趟老家。

虽然旅途很辛苦,我们却兴致勃勃。那是多么愉快的回忆啊!先是坐轮船过长江!记得江轮很大,有三、四层的舱房。轮船不象火车那样拥挤,每个人都可以有一个床位。我们一般是买四等舱,8-10个人一个舱房。一上船,找到床位,安顿好后,我们就拿着船票去领被子和枕头。我到现在还记得那洗得干干净净的、洁白的床单和枕头,还有消过毒的 毛毯发出来香味。然后,我和妹妹就在船上跑来跑去,四处张望。船上有厨房和餐厅,还有干净、洁白、宽敞的卫生间,甚至还有一间明亮的、陈列着许多杂志的阅览室。我们还去看那发出隆隆巨响的、冒着热气的机房。但最有趣的,还是到船头去眺望长江和汉水的分界线。远处那象蓝色飘带一样的是汉水,而那滔滔的黄水则是长江。我们可以清楚地看到汉水注入长江的地方有一条分明的界线,一边是蓝色的,另一边是黄色的。

等船开了,我们就跑到船尾看轮船开过溅起的浪花,留下的白沫。江上的空气 清新并带着鱼腥味。不知是因为这样的空气呢,还是因为我们的兴致,妹妹和我到了船上总是胃口大开。连船上供应的简单的稀饭、馒头和咸菜,我们也吃得非常香。

夜晚,我们到甲板上乘凉,欣赏长江上的夜景。岸上和船只上的灯火倒影在漆黑的江面上,形成一道道长长的、五颜六色的光路,不停的荡漾着,美极了。

但是坐火车就没这么舒服了,火车常常拥挤得连座位下面和行李架上都躺着人,空气里充满了汗臭味,还夹杂着厕所里发出的骚臭味。但是,当火车开始接而连三地穿山洞时,我们就变得兴奋起来,因为那意味着快到老家了。

妹妹和我喜欢回老家,因为家里有许多表弟表妹、表哥表姐一起玩。还有外婆做的可口的饭菜,虽然只是自家种的蔬菜,自家腌的糟菜,蛋、咸鱼和海带,可是我们还是觉得特别好吃,尤其是用饭桶蒸的饭!

妈妈不喜欢我和妹妹做“城里的小姐”,总是要我们和表兄弟姐妹们一起去帮大人干活。但就是干活,也是非常有趣的。收割的时候,我们去地里帮舅舅们割稻子、打谷,还帮助锨谷子、晒谷子。每天傍晚,我和表姐一起去小河里洗全家人的衣服。我们一边洗,一边说话,总是洗到太阳快落山了,才依依不舍地离开小河。每天晚上吃完饭,表弟表妹们就会来找我,要我讲故事给他们听。每 次我都会给他们讲一个不同的故事。有时,讲完故事后,我们还会扮演故事中的角色,在房间里大闹天宫。

收割后,农民们把稻杆堆在田埂上,过一段时间后,稻杆开始腐烂,里面就长出许多白嫩的杆菇。有时,表姐会带我们去采杆菇。我们一次总能采大半桶回来。然后,我们小孩子就会去磨米浆,来做锅边糊,那味道真是鲜美极了。

外婆家的那口石磨也给我们带来许多的欢乐。家里要磨米浆或豆浆的时候,我们小孩子就一个人磨,一个人添料,其他人则在一旁排队等着换人,一点不觉得辛苦。

有时,大舅舅会摘一个大金瓜回来,舅妈煮成一大锅,请全家的小孩子来一起品尝。由于端午节我们没在老家过,所以每年暑假,外婆总要给我们补包粽子。农历七月中的时候,外婆和舅婶们还会磨米浆蒸七层糕。那是多么快乐的日子啊!

只有一件事不是那么令人愉快,就是妈妈要我学习挑水。她说,我们一家人回来要用许多水,不能都要舅舅们和表弟帮我们挑。那时,舅舅们还没有把水引到家里。吃用的水都要从村里公共的蓄水池挑。虽然蓄水池就在隔壁邻居家门口,离外婆的厨房还不到100米远,可是我那没有受过训练的肩膀,一点点担子就疙得生疼。一开始,我挑的水只能盖住桶底。那些在蓄水池旁洗衣服的妇女就取笑我,这使我感到非常难堪。可是妈妈还是坚持要我去挑水,我只好每天硬着头皮去挑。慢慢地,我就越挑越多了。最后,我也能挑得动大半桶的水了。当我看到自己挑的水居然够一家人用,不用舅舅们和表弟帮忙,也不用让爸爸费力时,还是觉得蛮自豪的。

总的来说,暑假对我和妹妹来说,就象过节一样,充满了欢乐。这些记忆珍藏在我心中,成为我人生的一笔宝贵财富。现在想起来,我现在之所以喜爱大自然,喜欢过淳朴的生活,喜欢园艺,都 是与小时候的这些经历分不开的。这些经历也使我讨厌做作和虚浮,而渴望做真诚、热忱的人。有什么玩具能比得上这些经历呢?

至于说笔盒、铅笔和橡皮,我发现自己现在的品味也变得跟小时候完全不一样了。前几个月,有一天,我和一个朋友去逛文具店,想买些文具。看到架上摆 着各式各样的笔盒,想起童年时的心愿,就在那里一个一个地翻看。可是,看着那些印着卡通图片的多层塑料大笔盒,我却不觉得它们可爱了,而是觉得它们华而不实。我又到处找铁皮的笔盒,最后在下面的一个架子上找到了。现在铁皮的笔盒也有双层的,很大个 看上去很豪华。可是我觉得它们太笨重了,携带不方便。结果看来看去,发现最让我中意的还是一只小小薄薄的,上面印着朴素图画的铁皮笔盒,就象小时候爸爸妈妈给我买的那种!至于铅笔和橡皮,因为常常画画的缘故, 现在我只买绘图铅笔和绘图橡皮。我也不再喜欢那些花花金金的、带橡皮头的铅笔和彩色带香味的橡皮了,因为它们好看却不好用。

每年春秋天的时候,学校常会组织春游或秋游。爸爸妈妈总是早早起来,为我泡好茶水,爸爸会给我做包子,妈妈则煮几个茶叶蛋给我带去。可是午餐的时候,我看到同学们从包里掏出一袋袋包装精美的糖果、饼干、面包、蛋糕、饮料,互相 地炫耀,我多么希望爸爸妈妈也给我买些面包和汽水啊!我羞于让他们看到我朴素的食物,总是躲到别的地方去吃。可是,现在,我发现我爸爸妈妈给我预备的食物才真正有营养,而同学们那些好看的食物却是垃圾食品!唉,我小的时候怎么那么傻!

现在,每当我看到孩子们向父母吵着要那些好看的笔盒、铅笔和橡皮,要那些包装精美的糖果、饼干、饮料,并说其他同学都有的时候,我心想,他们真傻,就象我小的时候一样!当我看到他们的父母轻易地就屈服于他们的要求时,我又感到自己是多么幸运,因为我的父母没有向我屈服。为此,现在我多么感激他们!

由于经济上的拮据,爸爸妈妈从不轻易答应我的要求。记得上小学的时候,有一次手工课,老师要我们做笔花画。那是用转笔刀削铅笔,然后将削出来的笔花在纸上拼贴出花的图案。我本想趁此机会让爸爸妈妈给我买一只漂亮的铅笔,没想到妈妈断然拒绝,“我们哪里有钱给你买铅笔去削!”她说。我知道再恳求也是没用的,就另想办法。突然,我灵机一动,找了一根跟铅笔一般粗细的小树枝。剥去外面粗糙的树皮,然后用转笔刀削,结果削出来笔花 又完整又细腻,呈半透明、浅绿色,比铅笔削出的笔花好多了。我把它们拼贴成花,并用水彩笔涂上颜色,漂亮极了。结果,我的作品是全年级中做得最好的!

另一次,我到一个同学家玩,发现她学画画的姐姐有一本《舞蹈速写》。我非常喜欢这本书,每次去她家总是看得爱不释手。我恳求她的姐姐把书借给我看几天,可是她坚决不肯。我 不敢向爸爸妈妈要钱去买这么贵的书。于是,我想了个办法:每次我去她家时都带一本大字本去(大字本的纸张比较透明),把那本书拿来描几页。最后,我把整本书里我喜欢的画都描了下来,珍藏在身边,时常拿出来 临摹和欣赏。现在每当想起这件事时,我仍感到很自豪。后来,我的父母也给我买了很多学画画的书,可是没有哪一本给我的印象比那本我用大字本描的更深。我想,一个人,即使是一个孩子,当他真正喜欢一件东西的时候,也能想 方设法去得到它。而在这个过程中,他的潜力就得到了发挥。而且,他就懂得这个东西的价值,因而比那不用费力就得到的东西更加珍惜它。我相信, 那些对孩子有求必应的父母实际上是在培养懒汉,抹杀孩子的潜力。父母若常常要求孩子付出一些努力才给他所想要的东西,或是让孩子自己想办法去得到,反而会对孩子有好处。

我并不是在说我父母对我的教育是完美无缺的,实际上回想起来,他们也是犯了许多的错误,有的甚至非常严重。

比如,他们把我放在爷爷奶奶身边,这就给我和他们自己带来多年的痛苦。如果不是主耶稣伸出手来拯救了我们的话,这个错误就足以毁了我,并给我的父母带来终生的痛苦和遗憾。因此,奉劝所有的父母,无论多么艰难,也要自己带孩子,千万不要把孩子托给他人带。

又比如,小的时候,妈妈在骂我的时候,爸爸总是为我开脱,结果妈妈就更生气了,而我呢,在心里就更不愿意顺服妈妈了。另外,这样一来,我在爸爸是面前一个样,在妈妈面前 又是另一个样。其实,在管教孩子的时候,父母需要阵线统一,让孩子无机可乘。即使两个人意见不一致,也应当在孩子背后交换意见,商量出比较折中的管教方案。

又比如,妈妈在信主之前,总喜欢用非常刻薄、尖酸的话来骂我,不管当时有没有别人在场。她这样做深深的刺伤了我的自尊心,使我觉得她根本不爱我。这样一来,她其它的管教,无论多么合理,也不能让我顺服,只能招到我的反抗 了。即使我是在表面上服从,在心里也是极不情愿的。这就给我和她自己带来许多不必要的痛苦。我想父母或老师若要想使管教有效果,就应当先与孩子建立相互的信任和感情,然后再进行管教。

另外,妈妈在信主之前骂我的时候,总喜欢给我扣帽子,比如:你很自私,你总是以自己为中心,你很懒惰,你很虚荣,你很容易骄傲,等等。这些话常常让我不知所措,因为我并不知道她指的是什么事,有时,我也听不懂她说的是什么意思,比如:什么叫“以自己为中心”呢?我根本不懂。另外,她也没有告诉我该怎样做才是对的。我只知道我的妈妈动不动就生我的气,我无论怎么做也不能让她感到满意。结果,她越是骂,我就变得越麻木。我想,父母在责备孩子的时候,应该具体地告诉孩子,他在哪一件事上做错了,并告诉他怎样做才是对的,这样才能真正帮助到孩子。其实,对大人又何尝不是如此呢?但可悲的是,夫妻之间吵架的时候,往往也是互相定罪,而不是告诉对方具体什么事做错了,怎样做才是对的。

在这一方面,我觉得爸爸要比妈妈更聪明。因为爸爸很善于鼓励我们。

记得我八岁转学到武汉时,是在三年级下。当时,武汉的小学从三年级起就教英文了,而奶奶家的小学根本没有英文课,所以我落了同学整整一本书。可是爸爸鼓励我不要怕,“英文其实一点也不难,你一定能学好的。”爸爸安慰我说。爸爸的话 给我吃了一颗定心丸,所以我也没有为此担心。

开学前一个晚上,爸爸教会我26个英文字母。第二天去上学,老师就给我们做摸底测验,看学生寒假有没有复习。结果,我只会答一道题:默写26个英文字母,得了6分。 当我拿着考卷给爸爸看时,爸爸没有取笑我,反而连连夸奖我记性好,头天晚上教的,第二天都还记得。

接下来的几个晚上,爸爸教我查字典。他把妈妈学生时代用的一本袖珍字典给我用,并许诺说,如果我英文学得好,上高中时,就把他那本厚厚的英英牛津字典给我。后来,他真的遵守了诺言,在我上高一的时候,把那本字典给了我。这本字典每个单词都列出不同的意思,并附有许多例句。能用这样的字典,对我来说是个莫大的荣誉。所以,我变得非常喜欢查字典,并把查到的例句都抄下来。高中时,我发现老师上课抄给我们的例句都是从字典里来的,而我每次都已经预先查好了,抄在笔记本上了。

教会我查字典后,爸爸叫我每天早晨吃饭前都要大声朗读课文。“学英语脸皮不能太薄,不能怕别人笑。”爸爸说。我听从了他的话,在我学生时代,每天早晨都花15-20分钟时间大声朗读,结果受益非浅。我的同学总是用很多时间背单词,可是一直到上大学,我从来没有背过单词,却比他们记得更牢。这就是清晨那20分钟朗读课文的结果。

除此之外,爸爸还叫我每晚去大学英语录象室看录象。那是一个很大的阶梯教室,每晚7:30开始放半个小时教学片,偶尔还会加放一些英文电影。从那时起,一直到初三毕业离开武汉为止,我几乎每天晚上都去看,没有间断过。倒不是因为我是个勤奋刻苦的孩子(其实,我在别的 许多事上都是三天打鱼、两天晒网的),而是因为看英语录象实在是件有趣的事情,而且能和大学生一起学英语使我有一种自豪感。当时放的是英国制作的一部教学片《沃特与康妮》,讲一对年轻的英国夫妇的生活趣事,每次他们总会做一些可笑或愚蠢的事,让人看了捧腹大笑。中间还穿插着一些卡通片段,用来进行句型练习和语法练习。一开始,我一点也听不懂,但很快我就能猜出大半的意思,并能在做练习的时候跟着读了。这样,在轻松愉快的气氛中,不知不觉就学到了英语。除了那次摸底考试外,我不记得还有哪次考试 我考过不及格了。总之,我很快就赶上并超过了我的同学,而且一直很轻松的保持前三名。

我想,当时如果没有爸爸那样鼓励和引导我的话,以我当时各方面糟糕的状况,我这一辈子是别想学好英文的,而且很可能会象许多人那样对英文“谈虎色变”,因为毕竟我落了别人一册书啊。

还有一次,爸爸和我一起去送外婆回老家。我们去汉口的码头送她上船后,已是半夜12点了。公共汽车早已经下班了,而且那时不象现在这样有的士。于是爸爸决定走路回家。可是码头在汉口,我们家在逾加山,一个在东,一个在西啊!为了不让我泄气,爸爸一个劲地鼓励我。他给我讲他们地质队在野外的趣事,还教我怎样甩胳膊会走得更快更省力,还夸奖我又勇敢又善于走路。在他的鼓励下,我越走越来劲。当我们到家时,已是凌晨两点多了,可是我还一点儿也不觉得累。妈妈早已经预备好了绿豆汤和西瓜在等着我们。爸爸一到家就告诉妈妈我 的表现有多么出色,连很少夸奖我的妈妈也夸了我一句,这使我感到非常自豪。从那时起,我就一直非常喜欢徒步!

回想往事,再看看现在的我,我发现,凡是爸爸、妈妈鼓励过我的方面,我现在都做得很出色;凡是爸爸妈妈付出了爱、花了心思耕耘过的地方,现在都渐渐地开了花,结出果。由此可见,父母的爱、鼓励与积极的引导对孩子的成长是多么重要!

虽然小的时候,我不觉得爸爸妈妈爱我,可是现在当我想到他们在经济非常拮据,家庭、生活和工作的重担压得他们喘不过气来时,仍想出种种办法使我和妹妹过得快乐,让我们受到良好的教育时,内心就充满了对他们的感激。我感受到爸爸妈妈对我们的爱,只是这种爱是小时候的我所不能理解的。

在教育我们的过程中,虽然爸爸妈妈也犯了许多的错,但他们生活在那个无知、闭塞的年代,刚从残酷的政治斗争中解脱出来,生活艰难,预先又没有一点点教育孩子的知识,怎能不犯错误呢?但和我同学的父母比起来,我觉得我父母犯的错只是技术性的,而不是原则性的。我想,这要感谢天父,因为他没有给我的父母很多钱,也没有给他们什么的地位,这样,我们做儿女的反倒蒙了福。不然,谁能说,我爸爸妈妈不会象我同学的父母那样呢?



 

上一章

返回目录

下一章